倦鳥無巢

其名倦鳥無巢,离林而栖泉。只舟望素絮,古人渺難見。

來了來了,你可愛的燕子再次來了。請接收。

這裹新人,新垣 凌。
嗯……雖然文筆不太好。
要是無意中點進來的諸位能喜歡,我會十分高興。
王春燕×原創人物。
在這標明,原梗是《被橘黃色燈光渲染的街道》。
話不多說,開始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《被橘黃夕陽渲染的街道》

隨著時間流逝,玻璃窗戶外原高掛天空上的太陽不知不覺自然定律地朝東南方落下。

王春燕收拾好自己方才上完課堂後的用品,巧合的一縷陽光像調皮小孩子般悄然穿過玻璃,輕盈躍到她白皙皮膚的臉頰與由松木造成空空如也的桌面、班房裹其他不同位置,似在快樂舞動。

她感受著那股熱度,不會過熱,也不會過冷。恰恰當當,溫度使她感到一絲和暖,像慈祥母親一樣溫暖著她的內心。

“春燕,我回來了!有想我嗎?”

她朝著女聲聲源看去,瞧見那熟悉身影有些驚訝,呆愣良久後二話不說一邊躲著整齊放置的桌子,免得碰撞到,一邊跑過去。最終將整個人的重量壓到那女孩子身上似的張開雙臂扑去,不斷在那孩子臉頰上蹭來蹭去。地面漸漸堆積了小牡丹,她口中還呢喃著話語與少女名字。

“你終于回來中/國了阿魯!”

“我可想念你了阿魯!每天發郵件給我也不足夠阿魯!”

“啊!在國外有沒有被欺負啊阿魯?告訴我,有的話我去會會那些欺負你的人!”

少女對於王春燕這種為自己操心的行為也早已習慣,從鼻腔中似無奈帶有懶音的呼出一股氣,伸手輕揉揉她的小腦袋。

她還是像之前一樣,沒變啊。口音也是,聽上去有許奇怪,但這是萌點,不是嗎。

“沒有啦,你多慮了。春燕,我在你心中是這麼軟弱的女孩嗎?”

“哎呀?當然是不可能的事阿魯!你可是很厲害阿魯!”

忽然,王春燕肚子傳出打雷的聲響。

“哎呀?!!”

少女聽到那似在打雷的聲響,噗嗤一笑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“你、你笑甚麼阿魯?!別、別笑阿魯!!真失禮阿魯!!!笨蛋!”

王春燕雙臂抱腹,白皙臉蛋兩旁飄出一朵紅色雲朵,似是害羞的蹙起眉頭,偏橙色的瞳眸下意識移到某處。見少女依舊處於被逗笑的狀態更是不好意思。

“…………先別笑阿魯,我們先去吃小籠包吧阿魯…?”

“哈哈哈哈…是是是~走吧。”

兩人并肩走在街道上,此時太陽也快下山了。

王春燕懷中抱住一袋放滿小籠包的淺棕色紙袋,輕哼著小調,手掌偶爾會伸進其裹拿出一個啃。身旁的人看著她不斷啃食小籠包的可愛模樣,也貌似有些嘴癢。於是開口道。

“喂喂——春燕,給我一個唄?”

“嗯?可以阿魯,給你。”

王春燕將一個小籠包放到她手中,見狀她咬一口時扯出一個弧度,溫柔笑了笑便抬頭凝視著天空。

橘黃色,是接近將要夜晚的天空。

浮雲不多,不少。數量恰當。

微風溫柔吹佛二人的髮絲和衣服,令她們半闔起眼眸。

“真漂亮啊。”

“對吶,真漂亮阿魯…”

少女與王春燕一起望著天空,雲朵慢慢浮動。

兩人身後影子隨著走動的方向、角度而漸漸增長和縮短,并沒有多言,因為不需要。

她們想將此時此刻的景色和與對方呆在一起的時候的記憶,盡量烙印進眼和保存在心底中。

最終默默無言,橘黃色太陽下并肩的兩人的心被無型的線連接在一起。

友誼永存。

完結。

感謝閱讀。

@_低产战士王东舍_

快來快來……~